admin 发表于 2017-11-8 21:27:15

我手中则拿着一面小镜子

      他选择这时候也是很自然的,因为只有这时巨碑才恢复了它孤寂的雄伟,它拖着阴影的庄严。

      不过我认为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是有人在场时他工作起来不自在。

      他也在工作,用的是一支距离测量枪,而且做得非常认真、仔细。

      如果我把内部通讯调到公共频道,就能听到他对自己念叨的一些数字,或哼的一些音乐片断。

      他安排好了让登陆艇在他工作时向他播送音乐;有时我也调到那个频道,一般播放的都是勃拉姆斯的交响乐。

      这时他就站在一块碑旁用测量枪对着我,我手中则拿着一面小镜子,镜子对着另一块碑。

      66乘以66,要一一量完可不容易,我说,你这到底是干什么?数字,他回答说,建碑的人对数字非常讲究。

      我想仔细研究这些由巨碑产生的数字,看能不能找出那块碑。

      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我手中则拿着一面小镜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