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赫斯基狗们兴高采烈 有单机我本沉默传奇吗

        从低处爬长期稳定传奇微变私服上冰冠可不是件容易的事。这冰冠从高到低根本不是逐渐倾斜的,到处尽是一些90到120米高的陡峭的悬崖。让10只赫斯基狗和一辆雪橇爬上这样的悬崖,简直是不可能的。到处是悬崖峭壁,整个格陵兰岛只有几个从低到高坡度稍微平缓的地方。奥尔瑞克知道最近的一个在哪儿。赫斯基狗们兴高采烈,人踏着滑雪板,尽情享受在北极的令人精神焕发的新鲜空气中速滑的乐趣。突然,奥尔瑞克说:现在,你们已经登上冰冠了。风已把雪吹散,滑雪板正在冰面上滑行,但冰层只有约5厘米厚。开玩笑吗?罗杰问道。不是玩笑,奥尔瑞克说,这是冰冠的边缘,这冰冠是世界上最巨大的两座冰冠之一。

        另一座冰冠在南极。现在我们所要做的仅仅是往上攀登,住上,再往上。在这儿,著名的冰冠只有几厘米厚。我们要继续前进,一直爬到冰厚3公里多的地方。如果有人想退缩,现在说出来还来得及。没有任何人这样说。坡势平缓,他们仍然可以向上滑行。他们一直顺着慢坡滑过平缓地区,但眼下已经看不见路了。罗杰问奥尔瑞克:我们干嘛不走一条上山的路?奥尔瑞克回答:没有路穿过冰冠。我看得出来这儿没有路,可在什么地方总该有路吧。人们怎么从格陵兰岛的此岸到彼岸去呢?不管哪儿都没有路。也许将来有一天会有的。到那时,汽车会川流不息地从大冰冠的一侧驶向另一侧,人们会拖着大篷车旅行,也许,他们还会住在汽车旅馆里呢。他们想在哪儿歇宿就在哪儿,而且还可以享受到在自己家里一样的舒适。但是那一天还没有到来。履带式的雪上汽车怎么样——就像我们在美国用的那种?罗杰问,那样,任何没有路的地方就都可以去了。我知道,奥尔瑞克说,我到过美国,见过那种汽车。它们是不错,但我希望它们不要这么快就到这儿来。我喜欢我的朋友——那些赫斯基狗。我宁可要狗群的和平与宁静,而不愿要发动机的噪音和难闻的气味。还有,如果你在半路中途汽油,或者燃料油,或者不管你们叫做什么的那种东西用完了,该怎么办呢?这上头可没地方加油呀。用狗你就不用担心了。